你猜我更不更新

这里是黎叶~本体是鸽子成精。
我、我也想更新!!!但是时间不允许!!!
QAQ
不用猜了,明天也不会更新www

【枭羽】异世界的自己老婆都怀孕了自己的老婆还没牵到手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一点千字短打

普通男性迪卢克来到ABO世界发现自己的老婆是凯亚,甚至还有了一个孩子时的小故事

ooc预警


中秋节快乐⊙▽⊙


1


迪卢克还没有睁开眼就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浅浅淡淡的午后之死香味一直浮在鼻翼,像是有人倒了一整瓶在他床上,而以爱德琳为首的女仆们根本不可能犯这种错误。


迪卢克猛地翻身坐起来,就看见一只手臂横在被子上,深色的皮肤,纵横交错的伤痕、熟悉的不熟悉的伤口挤在并不健壮的手臂上——属于他的义弟的、凯亚·亚尔伯里奇的手。


起身的动作动静实属有些大,旁边的人翻了一个身,蓝色的发顶从被窝里钻出来,那只手臂也被拿开盖在了眼睛上。


“亲爱的迪卢克老爷,希望你别忘记我现在在休假。你现在应该陪我赖床,不是把我吵醒。”被吵醒的人声音沙哑,说话的语气也阴阳怪气,是凯亚一贯的作风了。就是内容很奇怪,什么叫做陪他赖床?


迪卢克还没有做出反应,凯亚已经撑起身子靠在床头了,“不要用什么易感期的谎话来骗我,你要知道,上周你的易感期才刚过。您不会不知道alpha的易感期最多一个月一次吧?”他撩开落在后颈的发丝,露出了深浅不一的牙印“您的罪证可还没消下去呢!”


接着,凯亚攀在迪卢克的肩头,柔软的发丝蹭着他的脸,一个轻吻就落在了唇上,带着午后之死的香气。


迪卢克愣在了床上,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见一声巨响,他一个激灵回过神,凯亚已经被他掀落在地上,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你,不是我的迪卢克吧。”


迪卢克·莱艮芬德,遇到了他二十多年来最大可能也是最后的难题。


2


餐桌上的气氛几近凝固,两个人各坐在长桌的一端,如同被风龙废墟的屏障隔开了一样。


“也就是说,你不仅是以前的迪卢克,你们的时间也没有第二性别的分化?”凯亚漫不经心地搅拌着加了蜂蜜的牛奶,对这种带着腥味的饮品饱含嫌弃,“听起来你在那边过得还不错。”


看着凯亚搅拌牛奶的架势,迪卢克下意识的皱了眉,“凯亚,把牛奶喝掉,不可以浪费。”话音刚落他便尴尬地咳嗽一下,然后不自然的把视线移开,拒绝去看对面开始笑得直不起腰的某人。


凯亚将牛奶推到一旁,无视了爱德琳不赞同的视线,道:“你还是老样子,不过最近因为怀了你的孩子,所以对牛奶这种有腥味的食物是吃不下去的,饶了我吧?嗯?”露在外面的眼睛闪闪发亮。


长桌对面的人宛如一尊石像,半点动静也发不出来,连餐刀掉在地上都没有反应。


半晌才从牙缝挤出一句话来,“怀了,我的孩子?”瞪大的红色眼睛像极了少年时的小太阳。“怎么可能!我……怎么会——”


“啊,我没有说过吗?”蓝色头发的omega拿手指头绕自己的长发玩,语气漫不经心,“我是你的omega,去年我们刚结的婚,虽然完全标记是前年的事情了。”


可莉的炸弹突然就在迪卢克的大脑里炸开了,整个大脑成了浆糊,完全无法思考。


我喜欢凯亚吗?我和凯亚以后也会是这种关系吗?这……真的可能吗?


晨曦酒庄的主人,被一连串的突发事件打击得思维都奇怪了起来,根本不见暗夜英雄正义人的风范。


3


克里普斯老爷在天堂欣慰地又捏碎了一个酒杯:逆子!


4


凯亚怀孕之后好像很难过——看了凯亚一言不发冲去呕吐的身影好几次后迪卢克这件无厘头的事情终于有了实感。即使他依然不能确定自己是怎么和凯亚走到这一步的,不过身为男德班的班长(X)他很明确自己应该做什么——像以前看到的孕妇的丈夫那样子去安慰他,虽然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做。


“凯亚,你还好吗?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吗?”迪卢克老爷难得犹豫了起来,毕竟游历七国见到的再多也不比今天的事情离谱。


闻言凯亚下意识看向了迪卢克的眼睛,红色的,很漂亮,就是少了以往热烈的爱意。


他笑着问了一句:“那,可以陪我再去睡一会儿吗?昨天可是被闹到很晚才睡下。”


本来以为这个迪卢克会拒绝,凯亚都准备好说辞了,结果迎面一句话直接把他打傻了——“好,就在卧室里面吧。”


5


他们最后没有去玩卧室,反而去了二楼的另一边,迪卢克在凯亚怀孕后特地装修出来的玻璃房。和教堂彩绘玻璃一样的窗户让撒进来的阳光都变得绚丽,选用的偏蓝色调又使得它像蓝孔雀的羽毛,无端联想到凯亚的命座。


凯亚躺在迪卢克的大腿上,结实有力的肌肉被枕在头下,稍稍一侧耳就能听到血液在血管里流淌的声音,奔涌汇集在心脏。火焰和阳光的味道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提了一早上的心稍稍沾上了地。只是不是午后之死有点可惜。


“迪卢克老爷难得闲暇啊。”凯亚感叹似的说道。


“这里的我,没有陪你吗?”迪卢克面色阴沉。


凯亚安慰地摸摸迪卢克杂乱无章的红发,回答:“当然不是,不过最近和稻妻有了一单大单子有点忙碌罢了。”


“哼……勉强……”迪卢克又不再说话了。


“迪卢克,你有喜欢过那个我吗?”小孔雀无法抑制的好奇心开始作怪了。


迪卢克沉默了很久,告诉他,“喜欢,而且……”


“而且?”


“不只是喜欢过。”


凯亚不再说话了,当迪卢克低下头去看时只看见他安稳睡着的脸庞。


迪卢克小心翼翼的把凯亚抱起来,放在卧室的床上,正想关门离开,却发现了床头的一张纸条——“如果你对我们的过去有一点好奇的话,书房或许会有答案。”


6


书房很整洁,是迪卢克的风格没错,有所不同的是整齐的书列里放着几瓶格格不入的红酒,上面还贴着纸条:“打扫书架时记得看里面是否还是红酒”。纸条翻过来背面是凯亚的回话“过分了吧!迪卢克老爷,我许久未尝到美酒的滋味了!”“等孩子生下来,我允许你适量饮酒。”


书桌上放着两张照片,一张是在教堂举行婚礼的合照,两个穿着白色正装的男人笑得像傻瓜。不过很难得,他看得出来凯亚脸上的表情是真心的。另外一张是偷拍的凯亚和迪卢克亲吻照,角落里藏了一行字“希望迪卢克老爷别和我计较,这张照片就当作是礼物吧——空”。


文件也不止是酒庄平日的那些,里面夹了不少西风骑士团的事项,看笔迹还是迪卢克批改的。


还有角落里放着的一盆小灯草和嘟嘟莲,肆意绽放这自己的美,松软的泥土和带着水珠的花叶很明显是被精心照料着的。以及早晨在大厅见到的,那个凯亚送的别具一格的花瓶被好好摆放着,不见一粒灰尘,又让所有来访者一眼看见。


抽屉里放着两枚戒指,红色和蓝色的宝石点缀在银制的指环上,接着午后的阳光隐约可见DILUC和KAEYA的花体字被刻在内圈。对应的宝石刻的是彼此的名字。


抽屉深处有一张泛黄的纸,抹平的折痕可见主人的爱惜。


【凯亚,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会告诉你一件事。不,或许先说明会好一点。


记住了凯亚——我,迪卢克·莱艮芬德,一直爱着你。


凯亚·亚尔伯里奇,我不希望从你口中得到否定的回答。】


【你还是那么霸道。


迪卢克你听好了,如果你死在了战场上,那我会马上嫁给别人,你给我的标记我也会去洗掉。


所以,活着回来吧。愿神明庇佑你。】


昏黄的光扭曲了视线,迪卢克闭着眼睛倒下了。


7


当迪卢克再次睁开眼睛时身边已经没有了凯亚的温度,连浅淡的午后之死香味也没了。他回到了原本的时间和世界。


他是有一件该做的事情的,迪卢克想。婚礼,戒指,告白信……


随即他起身洗漱,把红发尽量整齐地扎起来,整装待发坐在书桌前,拿起了一张纸开始写——


【凯亚·亚尔伯里奇


我现在只想对你说一句话,我爱你,一如从前。又或许,比从前还爱你。】


——End


因为学业繁忙,所以现在很少更新了,不过我还是有在码字的哦!【一个星期五百(X】


我会尽量的啦!


中秋节吃点甜甜的嘿嘿😊

标签: 原神 枭羽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1007)
  1. 共4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你猜我更不更新 | Powered by LOFTER